快捷搜索:  as

有关于《史记·田单列传》文言文原文和译文

原文:

田契者,齐诸田疏属也。湣王时,单为临菑市掾,不示知。及燕使乐毅伐破齐,齐湣王出奔,已而保莒城。燕师长驱平齐,而田契走安平,令其宗人尽断其车轴末而傅铁笼。已而燕军攻安平,城坏,齐人走,争涂,以轊①折车败为燕所虏,唯田契宗人以铁笼故得脱,东保即墨。燕既尽降齐城,唯独莒、即墨不下。

燕军闻齐王在莒,并兵攻之。淖齿既杀湣王于莒,因逝世守距燕军,数年不下。燕引兵东围即墨,即墨大年夜夫出与战,败逝世。城中相与推田契,曰:“安平之战,田契宗人以铁笼得全,习兵。”立以为将军,以即墨距燕。

顷之,燕昭王卒,惠王立,与乐毅有隙。田契闻之,乃纵反间于燕,宣言曰:“齐王已逝世,城之不拔者二耳。乐毅畏诛而不敢归,以伐齐为名,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。齐人未附,故且缓攻即墨以待其事。齐人所惧,唯恐他将之来,即墨残矣。”燕王以为然,使骑劫代乐毅。

乐毅因璧赵,燕人士卒忿。田契乃宣言曰:“吾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置之前行与我战,即墨败矣。”燕人闻之,如其言。城中人见齐诸降者尽劓,皆怒,逝世守,唯恐见得。单又纵反间曰:“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,僇祖先,可为寒心。”燕军尽掘垄墓,烧逝众人。即墨人从城上瞥见,皆涕零,俱欲出战,怒自十倍。

田契知士卒之可用,乃身操版插。与士卒分功,妻妾编于行伍之间,尽散饮食飨士。令甲卒皆伏,使老弱女子乘城,遣使约降于燕,燕军皆呼万岁。田契又收夷易近金,得千溢,令即墨富豪遗燕将,曰:“即墨即降,愿无虏掠吾族家妻妾,令安堵。”燕将大年夜喜,许之。燕军由此益懈。

田契乃收城中得千余牛,为绛缯衣,画以五彩龙文,束兵刃于其角,而灌脂束苇于尾,烧其端。凿城数十穴,夜纵牛,壮士五千人随其后。牛尾热,怒而奔燕军,燕军夜大年夜惊。牛尾炬火,灼烁炫燿,燕军视之皆龙文,所触尽逝世伤。五千人因衔枚②击之,而城中喧嚣从之,老弱皆击铜器为声,声动寰宇。燕军大年夜骇,败走。齐人遂夷杀其将骑劫。燕军扰乱奔波,齐人追亡逐北,所过城邑皆畔燕而归。

田契兵日益多,乘胜,燕日败亡,卒至河上。而齐七十余城皆复为齐。乃迎襄王于莒,入临菑而听政。襄王封田契,号曰安平君。(节选自《史记·田契列传》,有编削。)

注:①轊:车轮的轴头。②衔枚:古代行军时一种约束鼓噪的法子。枚:像筷子一样的器械,横衔在口中,两端用小绳结在脖子后面。

译文:

田契,是齐王田氏宗室的远房支属(齐原为姜姓诸侯国,战国初年齐相田和正式篡夺政权)。齐湣王期间,田契为临淄(齐国首都)治理市场的帮助职员,不被人知晓。等到燕国使臣乐毅攻败齐国,齐湣王逃走了,后来不久退守莒城。燕国队伍迅速地长途进军(指没有碰到抵抗)平定齐国绝大年夜部分地区,而田契逃奔安平(城邑名),让同一家族的人把轴两头的尖端部分一切锯断,再用铁箍包住。待到燕国队伍攻打安平,城墙倾圯,齐人奔逃,抢路逃跑,因为车轴头被撞断,车子也就损坏了,被燕军所俘虏。惟有田契宗族之人因为铁帽包住了车轴的缘故,得以逃脱。往东逃到即墨,据城逝世守。燕军已经使齐国其他城邑全都降服佩服了,只有莒城和即墨没有攻陷。

燕军据说齐王在莒,合兵攻打它。淖齿已经在莒城杀逝世湣王,由于逝世守抵抗燕军,数年没被攻陷。燕国率军向东围困即墨。即墨的主座出城与燕军作战,败北而逝世。城中合营推举田契,说:“安平之战,田契宗人由于铁笼(包住车轴)得以保全,认识兵法。”(即墨人夷易近)拥立(田契)做将军,凭借即墨城来抵御燕军。

过了不久,燕昭王逝世了。惠王登位,与乐毅有隔阂。田契据说后,对燕国施用反间计,扬言说:“齐王已逝世,城邑没有被攻陷的只有两座了。乐毅害怕被杀而不敢回去,用攻打齐国做幌子,实际是想联合即墨和莒的守军,自己来做齐王。齐人没有归附,以是暂且缓攻即墨以等待即墨一带的人逐步归附乐毅。齐人所害怕的,是只怕其余将领来了,那样即墨城就息灭了。燕王以为这是对的,派骑劫代替乐毅。

乐毅(害怕被杀而不敢回燕国)于是回到故国赵国去,燕国将士(是以认为)朝气。田契于是扬言说:“我只害怕燕军将所俘虏的齐国士兵割掉落鼻子,并把他们放在燕军前面的行列来同齐军作战,即墨(会是以而)被攻陷了。”燕人据说了它,按照田契漫衍的话去做。城中的人望见齐国那些降服佩服燕军的人都被割掉落鼻子,都愤怒,逝世守城邑,只怕被活捉。田契又施用反间计说:“我害怕燕军掘客我们城外的宅兆,侮辱我们的先人,当会为此认为酸心。”燕军掘客整个的宅兆,点火逝世尸。即墨人从城上瞥见,都堕泪哭泣,都想出战,怒气自然比原本大年夜了十倍。

田契知羽士兵激起了斗志,可以用于作战了,就亲身拿着筑板和铁锹参加修筑防御工事。和士兵分担辛劳,把妻妾编在队伍里服役,要他们把饮食全都拿来犒劳将士。令披甲的士兵埋伏,让老弱妇幼登上城墙,调派使臣向燕约定降服佩服,燕军都高呼万岁。田契又网络庶夷易近的黄金获得千镒,敕令即墨的富豪赠给燕国将领,说:“即墨顿时降服佩服,盼望不要掳掠我本家的妻妾,令他们安居。”骑劫异常痛快,准许他。燕军由此而加倍松懈。

田契于是在城内网络到一千多头牛,叫人做了深血色绸衣给牛穿上,上面画着五颜六色的龙形花纹,把犀利的尖刀绑在牛角上,把淋了油脂的芦苇扎在牛尾上,再给芦苇梢焚烧燃烧。在城墙上挖数十个洞,夜晚摊开牛,五千多名壮士跟随在牛的后面。牛尾灼热,愤怒地冲向燕军,燕军异常惊讶。牛尾上有火把,豁亮刺眼,燕军望见疾走的火牛满身都是龙纹,被它矛盾触犯的不是逝世便是伤。五千人衔着枚趁机进击燕军,而城中人擂鼓叫嚣追击燕军,老弱都击打家中各类铜制用具制造声响,声音惊天动地。燕军异常惊惧,掉败逃走。齐人接着诛杀对方的将领骑劫。燕军狼籍逃走,齐人追赶逃跑的对头,所颠末的城邑都反水了燕国,从新回归齐国。

田契的兵力一天比一天多,乘着胜利的威势(追击),燕军每天败逃,终于退动了黄河北岸(燕国的境内。河上:指齐国的西北界)。而齐国的七十多座城邑又成为齐国领土。于是到莒城欢迎齐襄王,进入临淄处置惩罚政事。襄王封赏田契,封号为安平君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